• 首页
  • 三农
  • 卫生
  • 教育
  • 视角
  • 地方
  • 乡镇
  • 民生
  • 城建
  • 小康进程
  • 微公益
  • 小记者
  • 一县一品
  • 人文旅游
  • 城乡企业
  • 名家书画
  • 贵州:耕作层剥离再利用 贵州让石旮旯变高产田

    发布时间:2015-07-27 16:53:32 | 来源:人民日报 | 责任编辑: 李木子

    贵州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人均耕地面积少、质量差,而工业化、城镇化提速,难免占用原本紧张的良田沃土。为保耕地数量红线,更保质量红线,贵州推行非农建设占用耕地耕作层剥离再利用,即给耕作层表土搬个家,用于未利用地开发、中低产田改造等,实现占优补优。
      占优补优,既保耕地数量红线,也保质量红线
      张其祥跟土坷垃打了一辈子交道,如今年过耄耋,腰佝偻得如那成熟的稻穗。
      2013年,贵州省安龙县普坪镇被列为试点搞小城镇建设,张其祥的两亩田也如愿以偿被纳入征收范围。“种不动喽,老了也该歇歇了!”每征一亩土地除了2.2万多元的补偿款,还能在镇上拿到80平方米的门店,老人觉得划算。
      可看着铲车开进来,锋利的簸箕嘴抵向土地时,张其祥禁不住老泪纵横,“这土肥得流油,就这样白白糟蹋了!”知悉内情的邻居马章朝拍拍老人的肩,“老哥,别心疼,你看他们把那土一堆堆地都拉到哪里去了?”
      “还不是都倒丢了!”
      “嘿嘿,上边的人说咱这个土是好土,铲起来,另找一处婆家!”
      另找婆家?老人偷偷跟在卡车后面向山坡上踱去。有一阵子没来过这儿,老人傻了眼,原来的裸岩荒坡被整理成了连片的地块,肥土一车车倾倒下去,迅即被铺平压实。看着自己的田土“死而复生”,老人也打开了心结,“有些地已种上了庄稼和瓜果,长得一点都不赖。”
      给肥土另寻一处婆家,学名叫“耕地耕作层剥离再利用”。这在贵州,最早是被逼出来的“土办法”。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山地和丘陵占全省面积的93%,山多、石多、土少、优质耕地更少,耕作层土壤尤为稀缺,农业耕作条件差。
      不光底子薄,形势也不让人乐观。优质耕地大多分布在城镇村庄周边、交通沿线,非农建设难免会占用。“现在,贵州进入了加快发展、后发追赶的战略机遇期,年 均占用耕地20万亩以上,多为良田好土。虽然土地开发补充的耕地实现了数量平衡,但质量差、地块分散,难以实现占优补优。”贵州省国土厅厅长朱立军说。
      为了破解保耕地既要保数量红线又要保质量红线的两难,贵州严把土地利用规划审批关,力求非农建设少占用耕地,对不得不占用的,探索实行非农建设占用耕地耕作层剥离再利用。
      沃土,在剥离中重生
      “看到没,下面那巴掌大的一块就是原来的样子,地里都是石头,点下苞谷,能收个一两百斤就不错了。” 村民王美六一块石子扔下去,“再看旁边,盖上肥土之后一亩能收六七百斤,石旮旯竟然变成了高产田。”
      记者站立的地方,是织金县官寨乡大寨村妥倮组,山高坡陡,土地零碎,属于深度石漠化地区。300多户人家为填饱肚子向山要地,随着过度开垦和雨水冲刷,几乎到了无土可耕的地步。
      转机出现在2012年,织金县在临近县城的两个乡镇建设工业园区,占用土地中有几片是良田沃土。当年5月,织金县的“耕地搬家”办法出台——投入财政资金 500余万元,将非农业建设所占用耕地的肥沃表层,先剥离30厘米至50厘米、集中堆放,再异地覆盖到劣质耕地和石漠化区域的坡耕地。
      “大寨村的裸岩造地覆土厚度为60厘米,新增耕地450亩,直接受益农户136户596人,人均增加耕地0.9亩。不仅实现耕地占补平衡,还治理了石漠化问题。”织金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琎说。
      “剥离”这个词,用在任何机体上,都意味着撕裂甚至死亡,而用在土地上,却意味着移植、拯救、重生。
      2012年,贵州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转发省国土资源厅省农委贵州省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耕作层剥离利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将耕作层剥离利用工作纳入政府耕地保护目标考核。
      “耕作层剥离,最大的阻力在成本增加带来的资金压力。”王琎说,为解决这一难题,县里按照“城镇批次用地由财政出资,单独选址用地由企业出资”的原则落实资金保障,将耕作层剥离费用计入建设用地成本,“从土地出让金中按每亩2万元预留剥离费用。”
      围绕“怎么搬”“谁来搬”的问题,各地有不同的探索,有用地企业单独落实,也有委托第三方实施。
      流转经营,用好新增耕地
      走进普定县城关镇斗篷村,几百亩的葡萄从谷底到山坡,绵延不断。葡萄园主罗泗龙是个不满27岁的小伙子。“大学里学的园艺,2011年毕业后在一家农业公 司学了两年技术,就想着回家创业,正好县国土局刚刚实施完斗篷村这个土地整治项目,土质偏酸性,透气性好,适合葡萄生长,就这样干了起来。”罗泗龙说。据 普定县国土局局长吴有石介绍,斗篷村的这个项目是通过对荒坡进行改造而新增耕地170亩。
      耕作层剥离再利用,关键在一“用”字。“裸岩荒坡等未利用土地经过覆土改造后成了优质耕地,但交由村民再种庄稼收益低,我们着意推动土地流转开展规模经营,而村民或以土地入股或收取租金,能够获得更高收益。”吴有石说。
      为实现应剥必剥,贵州把耕作层剥离再利用与土地整治项目、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结合起来,“用地规划必须与耕作层剥离再利用方案同时报批,严把入口 关。”朱立军表示。同时,为提高各地的积极性,省国土资源厅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土地出让金的20%用于剥离利用;按每亩500元对利用耕作层建成的 高标准基本农田进行补助;土地整治项目优先安排到耕作层剥离再利用区域。
      据介绍,全省目前共剥离非农建设占用耕地5.5万亩,利用土地面积6.96万亩,剥离耕作层土壤1359万立方米,已利用1199万立方米,临时存储 160万立方米,主要用于未利用地开发、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复垦、中低产田改造等,新增中等以上质量耕地1.25万亩,改良中低产田土2.78万亩、质 量普遍提高2—3个等级。
      另外,在土地整治项目实施中,贵州始终坚持土地整治与石漠化治理、坡耕地改造、生态退耕相结合,使项目区土地石漠化和水土流失得到遏制,使原有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地”变成保水、保土、保肥、保生态的“四保地”。
      “对于缺土少地的贵州来说,耕作层剥离再利用是非常有效的耕地保护措施,但全面推广、持续推进面临较大难度。”朱立军表示,法律规定强制性不够,执行难度 大;地方政府关注发展,对耕地保护重视不够;增加建设用地成本,对招商引资造成压力;机制不活、政策支撑不足等,都是待解的难题。
    相关新闻

    贵州搭建大数据农业电商平台加快“贡品变商品”

    立足于日渐形成的大数据资源优势,特色农产品大省贵州不断搭建并完善农业电商平台,助力特色农产品卖出大山,加快贡品变商品。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010-56137026 64839188 邮箱:zgwcxzg@163.com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人员查询 | 小记者查询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37026 | 小记者查询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