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糖葫芦·爷爷·爱

    发布时间:2017-03-13 09:43:38 | 来源:中国网城乡中国 | 关键词:冰糖葫芦 爷爷 | 责任编辑:

    躺在爷爷的土炕上,感到岁月飞逝,唯有爱不变。

    ——题记

    “冰糖—葫芦儿,冰—糖葫芦儿”每天早晨,都在这略带沙哑的叫卖声中睁开惺忪的睡眼。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爷爷慈祥的笑脸和糖葫芦。兴奋的一跃而起,在爷爷满足的目光中使劲嚼着又酸又甜的糖葫芦,时不时被籽儿硌一下,爷爷便满怀怜爱得笑:“慢点儿,慢点儿,没人跟你抢!”边说边用那双温暖的大手轻轻抚摸我那乱蓬蓬的长发。那酸酸的、甜甜的味道、牙齿“簌”得被硌一下的感觉,是多么令人陶醉。

    但就在我九岁生日那天,我转到了城里去上学。走的那天,爷爷笑着摇手,眼角却亮亮的。

    后来,我剪了一头短发,睡在了一个床的上铺。每天熟悉的叫卖声被令人头皮发紧的铃声取而代之;爷爷大手柔柔的抚摸被匆匆的洗漱取而代之;酸酸的糖葫芦被食堂小小的馒头取而代之。开始的几天,总觉得空空落落,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心中总有点空隙怎么填也填不上。

    也曾吵着要过糖葫芦,但那专卖店中诱人、红艳的冰糖葫芦怎么也吃不出那熟悉而又温暖的味道。好几次,甜甜的味道已在舌尖萦绕,心中却是苦的。

    罢了,既然如此,我还能说什么,正当我的心逐渐适应了麻木的生活时,噩耗传来:爷爷住院了。心中忽的有什么东西颤了一下,接着,一种叫做疼痛的东西蔓延开来,眼角湿湿的。

    放假了,爷爷也出院了。我回到了那个久违的地方。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几年前,门边那几棵羸弱的银杏还是爷爷刚栽上的呢,爷爷说,等我老时就能吃上它的果了。现在,它们都长到我的鼻尖了呢。井前那棵高大的槐树不知何时也只剩下了树桩。

    轻轻撩开门帘,跨进门槛,便看见对着电视发呆的爷爷。爷爷的头发从前是多么黑亮啊,但现在变成了覆着皑皑白雪的松林一般。岁月的印痕竟让爷爷变得如此衰老!我的心似乎被什么狠狠揪了一把,鼻子一酸:“爷……”我说不出话来了,扑进爷爷怀里,却是浓浓的药味。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无声的滑落,流进嘴里,咸咸的。

    爷爷颤颤巍巍地走进里屋,拿出一串正闪烁着光点的糖葫芦,笑着递给我,浑浊的双眼中溢出光彩:“我……就知道你们回……回来,吃吧!”在爷爷期待的目光中,我狼吞虎咽的大嚼着,嘴中酸酸的,心中却无比甘甜。“啊!”我不小心被硌了一下,爷爷便又心疼又幸福的笑了:“慢点儿,没人跟你抢!”边笑边一如既往地轻轻抚摸我那柔顺的短发。

    在爷爷满足的目光包裹中,幸福、心酸、苦涩、开心、心疼……各种感觉交织于心。

    岁月飞逝,变化如此之多,而唯一永远不变的,只有爷爷的爱!

    河北省保定市易县燕都九年一贯制学校  张人水 

    【辅导教师】李俊学   程建新

    【供    稿】冰心少年文学小记者协会保定市易县分协会

     


    

    中央机构 | 人大机构 | 国家主席 | 国务院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政协机构 | 民主党派 | 群众团体 | 驻外机构 | 友情链接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人员查询 | 小记者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37026 64839188 邮箱:zgwcxzg@163.com|  

    可信网站